搜索 導航菜單

雪缘园即时足球比分直播:換帥之后,IBM能否再度起舞?

[摘要]美國時間2020年4月6日,IBM云計算和認知軟件高級副總裁阿爾溫德·克里希納Arvind Krishna正式擔任IBM CEO一職。

雪缘园nba即时比分 www.670486.live 百年“老店”IBM迎來大變動。

美國時間2020年4月6日,IBM云計算和認知軟件高級副總裁阿爾溫德·克里希納Arvind Krishna正式擔任IBM CEO一職。隨后,Arvind Krishna在社交媒體網站上,以新任CEO身份發布一封題為《我擔任CEO的第一天——我們共同的旅程》的致IBM全員信。

克里希納首先從疫情這一公共衛生事件出發,闡述IBM在銀行、大企業運行供應鏈等領域發揮著重要作用,接著指明IBM未來兩大重要戰略,即混合云和AI人工智能。

接著,克里希納宣布了一系列領導層的變動:Jim Whitehurst擔任IBM新任總裁,領導IBM的戰略;Bridget van Kralingen擔任全球市場高級副總裁,領導全球行業和大客戶部門,原全球市場高級副總裁Martin Schroeter退休;Paul Cormier擔任Red Hat首席執行官;Howard Boville將于5月1日離開美國銀行,擔任IBM云平臺高級副總裁。

受此影響,人事變動當天,IBM股價略有上漲0.1%,收于114.94美元,市值1021億美元。截止美國時間4月8日,IBM股價上漲3.78%,收于119.29美元,市值1059.8億美元??杉?,此次人事、戰略調整于IBM而言是一次利好。然而,海外主流媒體均未大篇幅報道此次調整,與此同時,外界對于克里希納亦不甚了解。

人事變動的背后

事實上,克里希納出任IBM新任CEO并不意外,甚至可以說是公開的“秘密”。早在2020年1月31日,IBM就對外界宣布,董事會已經選定IBM云計算和認知軟件高級副總裁Arvind Krishna克里希納接替現任CEO Ginni Rometty羅睿蘭。只不過,正式接任之前需要幾個月的過渡時間,羅睿蘭將繼續留任IBM董事長,至2020年底。

羅睿蘭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她已經擔任IBM CEO一職八年時間,現退居二線,克里希納無疑是最合適的CEO人選。她認為克里希納具備豐富的業務經驗,在幫助IBM大膽轉型以及業務業績方面做出了卓越的成績,是一位以價值為導向的領導者,更重要的是,克里希納具備引導IBM及其客戶進入云計算時代的特質。

就是這樣一位,在羅睿蘭看來,具有強大領導力和技術能力,“IBM下一個時代的合適CEO人選”。最初,外界卻普遍把繼承人的焦點,放在了Red Hat紅帽首席執行官Jim Whitehurst身上,認為Jim Whitehurs將成為CEO繼任者。但是,最終結果出乎不少分析師的意料。

Moor Insights&Strategies創始人就曾公開表露過驚訝,此次IBM和以往行事風格不符,一是,IBM宣布的時機和速度有點唐突。此外,IBM對于繼任者有一系列計劃,讓人難以置信,從以往情況來看,IBM的繼任者顯而易見。

羅睿蘭解釋稱,董事會在克里希納和Jim Whitehurst之間進行了慎重的選擇,最后決定由既有技術又有業務經驗的人來領導IBM前進。很明顯,這兩位人選對云計算和認知計算有著深刻的理解,這兩項科技前沿也是IBM需要蓬勃發展的兩個領域。

好在,事情有了較為圓滿的解決路徑,克里希納擔任IBM新任CEO,Jim Whitehurst擔任IBM新任總裁。這一模式,被不少業內人士稱為“CEO+總裁”,“內部人+局外人”模式,即如果想要真正地了解IBM需要從內部人士(克里希納)開始,如果想要真正的創新,需要寄托于外部人士(Jim Whitehurst)來進行,IBM此次的CEO+總裁模式或能夠幫助IBM業務走向正軌。

的確,與Jim Whitehurst相比,克里希納在IBM頗為資深。1962年,克里希納出生于印度安得拉邦,其父親為軍隊系統的軍官。1985年,克里希納畢業于印度理工學院,而后前往美國進行深造。于1990年,在伊利諾伊州立大學巴納香檳分校大學取得電氣工程博士學位。

同年,加入IBM,擔任基層工程師一職,到今年為止其在IBM供職已滿30年之久。在IBM期間,克里希納歷經多個崗位,比如,擔任IBM系統業務總經理,技術集團開發與制造組織負責人,領導搭建IBM多項數據相關業務等等。

2015年,克里希納晉升為云和認知軟件的高級副總裁,負責IBM云計算、安全、認知應用以及研究部門的業務。在克里希納的推動下,IBM提前布局了一系列下一代應用技術,比如,區塊鏈、量子計算技術。特別是,2015年,其主導了IBM史上最大收購案,以340億美元現金和債務收購企業開源提供商Red Hat,使得克里希納一戰成名。

五大科技交易案,制圖:趙安琪

從上圖可以看出,盡管IBM收購Red Hat并不是科技史上金額最大的收購案,但卻是,近三年中,科技行業金額最大、最令人興奮的交易。一方面,百年IBM處于變革的前夜,克里希納擔任起“第一把交椅”的重任。

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給美國眾多科技企業帶來沖擊,美國股市十天之內熔斷四次,蘋果、微軟、亞馬遜、阿里巴巴、Facebook等科技企業市值大幅度縮水。IBM市值一度跌至不足1000億美元。

內因、外因交困下,克里希納新上任的業務(混合云+AI)、人事調整、客戶滿意度“三把火”對IBM顯得尤為重要。

大象的艱難舞蹈

“大象也能起舞”,這句話出自IBM前任董事長路易斯·郭士納的自傳《誰說大象不能跳舞》一書之中,如克里希納在致信中所言,IBM已經有109年的歷史。IBM成立于1911年,業務從最初的打字機,逐漸發展到計算機相關業務。

1991年起,IBM開始持續性虧損,隨著虧損幅度的加深,IBM風雨飄搖。1993年,IBM請來局外人郭士納,擔任董事長兼任CEO,幫助IBM擺脫困境。之所以稱郭士納為“局外人”,是因為,其既非IBM的元老,又不懂IBM的計算機業務。

但咨詢管理出身的郭士納很快看出IBM的企業管理問題,從人員、機構臃腫入手,半年之內裁員4.5萬人,及時止血。接著,第二把火燒向了砍掉非營利業務,第三把火扭轉IBM業務方向,從硬件到軟件服務。比如,賣掉大型機業務,為客戶提供IT解決方案服務。郭士納退休三年后,IBM徹底擺脫Wintel聯盟市場,將PC部門打包出售給聯想。

盡管,郭士納將IBM一腳踏進墳墓的腳拔了出來,使得IBM市值從290億美元一路上漲至1680億美元,對比IBM今天的業務構成,也可以發現,IBM業務有了脫胎換骨的改變。但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和后起之秀微軟、亞馬遜、谷歌相比,IBM一千億美元左右的市值,不足微軟的1.3萬億,亞馬遜的一萬多億,谷歌接近一萬億市值的十分之一。早在郭士納時代,就看出網絡化計算模式(云計算)將主宰世界,芯片速度、軟件版本、專有系統將會消亡,信息技術產業將以服務為主導。

但云計算浪潮真正席卷而來時,IBM又后知后覺,落后了。在郭士納離開IBM的當年,2002年,亞馬遜推出AWS(Amazon Web Services),允許用戶整合Amazon.com功能,以Web服務形式提供IT基礎設施服務。四年后,AWS發布存儲服務S3,彈性計算云EC2。

微軟、谷歌、Rackspace、CSC等企業緊隨其后,推出類似服務。2008年,谷歌發布Google App Engine,微軟發布其公共云計算平臺Windows Azure Platform。2010年后,云計算的投入開始得到豐厚的回報,以AWS為例,2010年營收5億美元,2011年,營收增長140%達12億美元。

郭士納曾說,“我還從來沒見過有哪家小公司不愿意成長為大公司的,也從來沒有見過哪家小公司不眼紅大公司的研究和營銷預算,或者大公司銷售人員的規模以及勢力范圍的。”的確,面對云計算這塊龐大的市場,IBM看見了,行動了,卻錯過了。

2007年,IBM與谷歌聯合開設云計算課程,發布云計算商業解決方案,推出“藍云”Blue Cloud計劃。2008年,IBM在中國無錫建立第一個云計算中心,成立IBM大中華區云計算中心。2010年,IBM為松下全球業務提供云計算協作方案LotusLive。

“雷聲大,雨點小”,IBM的資源傾斜與投入遠遠不夠。直到2011年年底,IBM年度財報上均未看到任何與“云”相關的詞匯。2013年,IBM以20億美元價格收購SoftLayer Technologies,開始進入公有云市場。

此外,IBM還進行了一系列的收購,比如,Gravitant(云經紀和管理軟件)、Bluebox(基于OpenStack的私有云即服務平臺)、Sanovi(混合云恢復與遷移軟件)、Lighthouse、Crooldeas(云安全平臺)、CSL International(云虛擬化平臺)

就在大家以為IBM要逆轉形勢時,最終的結果眾所周知。

市場研究機構IDC調研數據顯示,2017年后,全球云計算市場呈現出3A(亞馬遜AWS、微軟Azure、阿里云)格局,占據市場七成份額。且3A份額不斷攀升,谷歌2016年上榜后,升至第五位,IBM則逐年下降。

如前所述,IBM除了對云計算業務重視不夠,正式進入市場太晚,更在戰略上出現錯誤,將大量精力、資金投入AI和大數據認知計算平臺Watson沃森上。2018年,Watson負責人Deborah DiSanzo辭職,IBM折戟AI醫療?;毓薟atson的失敗,無外乎,IBM對機器學習ML、深度學習DL給予了脫離現實以及遠離事物發展規律的期望。

尤其是,AI醫療領域專業性、安全性要求極高,目前為止,ML和DL仍然有不可跨越的局限性。這也是谷歌、亞馬遜、蘋果等企業在AI醫療領域只見投入,未見商業化回報的原因。受限于數據合規性以及AI倫理,在相當一段時間內,AI醫療只能作為輔助、改善、預防工具,而不是Watson“AI超越人類”式的騙局。

當IBM回過神來,IBM與競爭對手的差距越來越大。以IBM和微軟為例,1990年,微軟發布Windows 3.0時,IBM營收690億美元,微軟只有約8億美元。2015年,微軟超越IBM,營收破千億美元大關。

2019年Q4和2019年全年財報數據對比可以看出,IBM與微軟2019年Q4單季度營收、凈利潤差距分別為119.4億(美元,下同)、95.17億;年度營收、凈利潤差距更大,486.96億、298.09億。而2018年Q4和2018年全年對應的數字分別為82.4億、69.22億、307.69億、78.43億。

微軟和IBM營收、凈利潤對比圖,制圖:趙安琪)

微軟投資了包括Azure、Office 365、Dynamics 365在內的“商業云”業務,帶來了超過230億美元的新收入。而IBM在2018年以前,營收連續22個季度下降,損失超280億美元。2017年底,IBM營收791.4億美元,是自1997年(785.1億美元)以來最差的數字。

2018年初,IBM連續三個季度營收增長,得益于新的Z型大型機系列產品,治標不能治本。IBM面臨的?;跤諫洗?,任何一家企業脫離“成長性”,意味著垂垂老矣。

身在美國的創新黑馬基金合伙人周衛天告訴中國軟件網,IBM與后起之秀相比,自己的核心產品能力,尤其是軟件產品能力不夠強。

第一,從微軟、亞馬遜、谷歌等公司招聘人員來看,以產品經理居多,IBM很多時候招聘的是項目經理。比如,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最初擔任谷歌的產品主管。

第二,IBM從硬件到軟件的轉型過程中,沒有太大改變的是流程、項目資訊、營銷、新概念提煉等方面業務,而IBM核心的軟件創新能力與其他巨頭不公司不在一個象限之內。

IBM老矣,尚能飯否?

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的數據顯示,相比傳統的IT硬件,云計算具備彈性擴容、按需使用、按量付費等明顯優勢。盡管,企業仍有大量資金花在服務器、基礎設施和網絡設備等IT硬件上,但所有這些支出最終都會轉移到云上。

云計算已經成為增長最快的科技領域,整體增長速度為25%,而整體IT市場的增長率僅為1.1%,向云端遷移已經成為IT支出的主要驅動因素。而企業不只是遷移上云,“全站云化”已經非常普遍。

面對實力懸殊的對手,愈來愈深的云變革,“藍色巨人”需要脫胎換骨,在云時代下存活下來,IBM不得不再次進行“豪賭”。自己沒有,那就通過“買”來補救,進行自我換血。

借鑒2018年6月,微軟全力擁抱開源,以75億美元收購GitHub。更久以前,谷歌以5000萬美元收購Android,以及甲骨文以74億美元收購開發Java技術的Sun Microsystems公司。巨頭通過收購擺脫業務瓶頸是可行的,且前景誘人。

作為最經典的并購操作案例之一,谷歌收購Android后,極大程度地改變了谷歌了業務結構,成為營收先鋒。那么,對于IBM而言,進入公有云領域已經失敗,只能另辟蹊徑,從混合云切入云市場。這背后的邏輯,即云計算代表未來,而混合云又是云計算領域中的下一個浪潮。

據Gartner披露,“到2020年,將有75%的組織已經部署多云或混合云模型。” 而IDC于2018年5月的一項研究中透露,超過一半的公共云IaaS用戶擁有多個IaaS提供商。

眾所周知,開源是云計算領域創新的支柱,從Linux、MySQL、Kubernetes、Spark、Presto到MongoDB,無一不是如此?;旌顯剖嵌嘀止性坪退接性頻募咸?,異構技術難以兼容公有云和私有云的優勢,開源是不同系統可移植的關鍵所在,為充分利用公有云和私有云的優勢提供可能。

Red Hat作為全球最大的開源企業軟件解決方案提供商,其基于Linux的業務依然在持續增長,從內部部署演變至公共云平臺訂閱式服務,支持AI與分析等多種功能。

且逐漸擴展至開放中間件解決方案,如OpenStack(云基礎架構平臺)、OpenShift(管理應用程序容器的平臺)。作為OpenStack云平臺的主要代碼貢獻者,Red Hat有RDO社區和OSP企業兩個版本。其中,OSP側重于商業支持和企業強化。

截止2020年4月11日,Red Hat代碼行貢獻排名第一

特別是,OpenShift是Red Hat另外一個核心競爭力。近年,云原生計算基金會(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簡稱CNCF)憑借Kubernetes(容器編排系統)在行業內已炙手可熱。

而OpenShift亦基于Kubernetes構建而成,其為開發人員提供應用程序所需的工具,包括團隊協作服務、敏捷計劃工具、開發人員工作區管理,用于編碼和測試的IDE(集成開發環境)、監測、持續集成和交付服務。與Salesforce的Heroku、谷歌的Google App Engine定位類似。

同時,OpenShift與Red Hat操作系統的緊密結合意味著,其將與Amazon的ECS和EKS,Azure的AKS,以及Google的GKE相關容器服務處于同一水平線。所以,無論是公有云、私有云、中間件、容器,還是與微軟、亞馬遜、谷歌等云計算廠商的合作方面,Red Hat的優勢顯而易見。

因而,看起來,IBM與Red Hat是一種互補關系。IBM欠缺的正是Red Hat具備的,而IBM在營銷、全球影響力方面的優勢,能幫助Red Hat開拓市場,是一場Win-Win的游戲。比如,IBM可以股力自己的大型機和舊客戶采用OpenShift,尤其在電信行業中。

但現實的情況是,2019年Q1財報(支付季度)公布當天,IBM股價下跌了4.15%。2019年Q2財報中(正式收購完成后的季度財報),IBM云和認知軟件部門營收增長3.2% 。2019年全年該云營收增長11%。而微軟2019年Q4(相當于IBM2019年Q2)云營收同比增長64%。

IBM收購Red Hat后,沒有對自身云業務帶來立竿見影的效果。

“從混合云市場這一維度來看,主流市場中,中國以本地部署安裝較多;美國、加拿大公有云以及SaaS模式大行其道,比如,PaaS層的Salesforce、ServiceNow等;歐洲市場的主流是混合云和多云。而IBM的主要市場依然在北美。”

盡管,近年Red Hat在中國市場增長迅猛,且本地部署逐漸向云上遷移。但周衛天指出,在國內自主可控的大環境下,IBM在公有云和混合云方面與國內企業相比,沒有太大優勢。同時,IBM能不能整合好Red Hat的產品、技術能力,成為IBM的業務杠桿,還需要打個問號。

“更重要的是,Red Hat的混合云技術,能否和其宣傳的兼容,不同技術的交互,公有云和私有云互相回流、打通、對接還有待驗證。像跨平臺使用的中間件JBoss在國內采用的并不多,圍繞JBoss的社群,沒有甲骨文數據做得好。

而開源最大的問題在于安全性,在企業級安全能力中少有驗證,比如,軟件包、工具包等安全性。往往大企業或者政府面對安全性問題時會有猶豫,此外,企業在私有云部分的數據、安全、權限情況如何,與公有云完全不同,關鍵還需要看企業的接受程度。”

IDC數據顯示,開發人員中,88%的人使用帶有多個操作系統的容器,平均4.1個操作系統,51%的容器部署人員同時擁有Windows和Linux容器。IBM去年稱,將在混合和多云的市場中提供一種單一、通用的操作環境。

對開發者而言,強制OpenShift用戶使用Red Hat的Linux堆棧,無疑是一種倒退,開發者對云計算廠商至關重要,甚至對廠商云能力的構建起到決定性作用。

既然,收購Red Hat并不能保證100%的成功,這時候,軟性條件如領導者的意志力,以及對市場的洞察能力就顯得尤為重要。

印度裔拯救IBM?

正如現在的微軟,不同于幾十年前的微軟。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微軟CEO薩迪亞·納德拉的領導。不同于比爾·蓋茨時代和史蒂夫·鮑爾默時代的微軟那般,封閉、壟斷、日益衰落,薩迪亞·納德拉時代的微軟開放、開源。

2014年薩迪亞·納德拉正式接手微軟CEO一職,通過短短五年時間,薩迪亞·納德拉讓微軟的市值翻了近四倍,突破萬億美元。而一直以來,微軟都對開源都嗤之以鼻,史蒂夫·鮑爾默曾經公開說過,“開源軟件是知識產權的癌癥”,“Linux就是毒瘤”。

無獨有偶,2015年,桑達爾·皮查伊擔任谷歌CEO后,谷歌市值已翻了一番多??梢苑⑾?,無論是微軟、谷歌、還是近期的IBM,共同點均是寄托于領導者改變企業特質,帶領企業重攀高峰,同時,掌舵人以印度裔居多。

對于這一現象,周衛天對中國軟件網表示,真正大企業的創新,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整合各種內部、外部資源,能對已有公司框架體制非常了解,才能做得好。不是簡單的局內人、局外人可以概括,如國外微軟的薩迪亞·納德拉來自內部,國內的阿里巴巴張勇也來自阿里巴巴企業內部。相反,百度依靠來自外力陸奇卻不是那么成功。

另外,周衛天也認同硅谷高管中印度裔比華裔多。盡管Zoom的創始人袁征、博通CEO陳福陽、英偉達創始人黃仁勛、AMD總裁兼CEO蘇姿豐、賽靈思總裁兼CEO Victor Peng等是華裔,但總體上看,華裔第一代、乃至第二代、第三代擔任頂級公司CEO的也為數不多,比印度裔少得多。

周衛天認為這背后有一些原因,一方面,印度人口眾多,整個文化、體制、機制,非常復雜,沒有絕對的正確或者絕對的錯誤的文化氛圍。印度人從小需要在意見眾多、語言眾多的環境中,折中、平衡不同的聲音,這就導致印度人從心底更愿意接受新的環境、新的變化,尤其在美國這樣新的環境中,更愿意接受美國人,和本地人溝通、聊天。相比較之下,華裔則很難歸化。

比如,對比微軟的陸奇和薩迪亞·納德拉,兩者最大的不同在于,薩迪亞·納德拉具有把不同文化融合進行組織變革,讓大家朝著一個方向努力的能力。盡管陸奇在技術、分析問題等能力方面與薩迪亞·納德拉不相上下,甚至可能優于薩迪亞·納德拉。但領導一家世界500強公司,需要顧及到不同文化,不斷交流與嘗試,真正地在組織、文化、愿景等方面擁抱不同的文化。

同樣,谷歌的桑達爾·皮查伊也具備以上軟實力,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曾評價桑達爾·皮查伊,“擁有卓越的眼光,善于激勵周圍的重要員工”。其他同事則評價其,“在谷歌找不到任何一個不喜歡桑達爾,或認為他是怪物的人。”此外,印度裔更加抱團,能在企業中積累較大的勢能。

有趣的是,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思科CTO兼CSO帕德馬錫·沃里奧,以及此次IBM的CEO克里希納等均畢業于印度理工學院。IBM的CEO克里希納正式上任后,不少印度網友樂見其成,其中一位認為,“這代表印度教育體制的成功,特別是,印度理工學院和印度管理學院精英薈萃。”

上圖為印度網友對印度理工學院的看法

所以,盡管克里希納身處局內,與以往IBM任命計劃風格不符,但克里希納在技術與領導力方面,具備成功的潛質。

“今天IBM處于一個有趣的位置,世界已經發生了變化。人們涌向亞馬遜、谷歌、微軟、Salesforce或者Workday,也有一部分依然信任IBM。新的領導團隊需要弄清楚與競對們的技術差距在哪,哪些需要建立合作,哪些領域不是我們的市場。”Constellation研究創始人Ray Wang說。

不得不指出,以IBM今天的現狀,克里希納未來將面臨巨大的阻力??死鏘D尚枰ü看蟮牧斕劑?,使得客戶選擇IBM,而不是其他廠商的云基礎架構??死鏘D擅媼俚氖滓粽絞腔指純突Ф訧BM最新技術和解決方案的信任,并在客戶希望看到的創新技術上進行投入,并證明IBM與谷歌、微軟、亞馬遜等云巨頭,具有同一水平的創新與技術能力。

IBM能否延續27年前轉型的“傳奇”,克里希納能否讓IBM這頭大象再度起舞,值得期待。




版權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軟件網(//www.670486.live)”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軟件網或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業、傳播媒體轉載、摘編中國軟件網(//www.670486.live)刊登、發布的產品信息及新聞文章,必須按有關規定向本網站載明的相應著作權人支付報酬并在其網站上注明真實作者和真實出處,且轉載、摘編不得超過本網站刊登、轉載該信息的范圍;未經本網站的明確書面許可,任何人不得復制或在非本網站所屬的服務器上做鏡像。

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按雙方協議注明作品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昆侖海比(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ganrao} 排列三走势图方法技巧 五分彩万位的破解方法 北京pk10计划官网 体育彩票大乐透机选 双彩票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广西快乐十分号码规律 七星彩长期二定包码 重庆快乐农场走势图 股票吧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就怎么玩 新疆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极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股票涨跌由庄家决定吗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